Copyright ? 2016 南京雙威生物醫學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號: 蘇ICP備05023847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蘇)-非經營性-2018-0070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京

專病醫聯體破解我國兒童生長發育障礙難題

瀏覽量

  婦女兒童的健康是一個民族健康發展的基石。“然而,我國兒童的超重肥胖率居高不下,且有增長的趨勢,特別是在東部地區和城市更為嚴重。”在4月3日召開的中日友好醫院生長發育障礙專病醫聯體成立大會上,中國疾控中心婦幼保健中心副主任金曦指出了我國兒童生長發育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

  何為兒童生長發育障礙?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上海市兒科醫學研究所副所長顧學范給出了一個通俗的解釋:“生長是指身高、體重等體格方面;發育則是指大腦、精神運動和性腺等方面。因此,過高、過矮、過胖、過瘦以及其他發育不健全的孩子都可以認為是生長發育障礙。”

  指導的誤差和診斷的不及時,導致失治、誤治

  顧學范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兒童生長發育障礙主要體現在肥胖、矮小癥和性早熟,而由超重肥胖導致的生長發育障礙兒童人數最多。

  除了龐大的肥胖人群令人擔憂,兒童矮小癥的診治同樣也令人擔憂。“我們在臨床過程中,碰到很多因失治、誤治而導致終身殘障的矮小(癥)患者。這些患者常常在骨齡閉合后才找到我們,男的身高不足1.6米,女的身高不足1.5米。”有多年臨床經驗的中日友好醫院兒科教授張知新說。

  張知新介紹說,造成矮小癥失治、誤治的一個原因是家長對相關知識不了解,沒有帶孩子及時就醫;而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基層醫生在早期沒有及時發現矮小癥,只是和家長說,多吃點、吃好點、多運動就能長高,“諸多指導的‘誤差’和診斷的不及時,導致了這些孩子失治、誤治”。

  數據顯示,我國兒童矮小癥的發病率大概是3%,在所有的矮小癥人口中,3歲~15歲需要治療的患兒大概有700萬人,但是目前,我國每年因為矮小到正規醫療機構就診的兒童不到30萬名,真正接受合理治療的矮小兒童不到3萬名,總體的治療率偏低。

  專病醫聯體讓患者和家庭少付出,多獲得

  2015年,張知新和她的團隊走訪了北京市的16個區(縣),并對這些地區婦幼保健中心的兒保醫生和社區醫生進行了培訓,培訓知識是包括矮小癥在內的兒童生長發育障礙相關內容。

  張知新表示:“醫生在接受了這些知識后,對矮小孩子的潛在疾病風險有了解,從而為接下來的鑒別診斷以及決定是否進行轉診提供了基礎。”然而后來,張知新發現,個人的力量十分有限,診斷結果的混亂、轉診判斷的不統一等狀況仍時有發生。

  4月3日,中日友好醫院聯合北京市16個區(縣)婦幼保健院、部分京津冀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及二級以上綜合醫院兒科等相關單位,共同成立“中日友好醫院生長發育障礙專病醫聯體”(以下簡稱“專病醫聯體”)。

  張知新表示,“我們希望通過專病醫聯體這種機制,把所有治療這些病的不同層級的醫生集合起來,用同質化的方式,通過共同的監測依據和指導方法進行診斷,同時建立一個綠色轉診通道,讓有生長發育障礙孩子的家庭少付出,多獲得。”

  金曦對該專病醫聯體提出了四點期待:“第一,以婦幼保健機構為紐帶,把基層醫療力量結合起來,使兒童享受三級預防服務;第二,總結經驗,探索兒童醫療技術規范;第三,開展健康科普教育;第四,推動信息收集工作,建立大數據平臺,為科研奠定基礎。”

  兒童生長發育認知誤區亟須破除

  對于如何及早發現孩子是否存在生發育障礙,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梁學軍教授在專病醫聯體成立大會上表示,在判斷生長是否正常時,生長速度比身高更重要。2歲以下孩子每年生長速率<7厘米;3歲至青春期開始的孩子每年生長速率<5厘米;青春期孩子每年生長速率<6厘米都需要特別關注。

  張知新指出,“造成兒童矮小的原因有很多,家長發現孩子矮小后一定要到醫院檢查,了解引起矮小的具體原因,然后對癥下藥,不要盲目聽信市面上宣傳的所謂增高藥、增高鞋等。”

  張知新認為,中國兒童肥胖人數的居高不下和社會氛圍、傳統的家庭觀念有關系,“很多家長認為孩子長得胖是一件好事,如果孩子吃得多、吃得快就給獎勵,這種初始的生活模式和母親孕期的肥胖都會對孩子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控制肥胖應該從媽媽懷孕時就開始”。

  根據2017年5月11日發布的《中國兒童肥胖報告》估測,我國主要大城市0~7歲兒童肥胖人數約476萬,肥胖率約為4.3%。該報告指出,如果不采取有效的干預措施,至2030年,0~7歲兒童肥胖檢出率將達到6.0%,肥胖兒童數將增至664萬人;7歲及以上學齡兒童超重及肥胖檢出率將達到28.0%,超重肥胖的兒童數將增至4948萬人。據了解,該報告是由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首都兒科研究所、農業部食物與營養發展研究所、中國營養學會等多個單位專家聯合編寫。

  顧學范告訴記者,肥胖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病理性肥胖,患病人數較少;絕大多數肥胖是單純性肥胖,這種肥胖沒有內分泌功能紊亂等癥狀。顧學范指出,家長很難分辨兩種肥胖,需要帶孩子去專門的醫療機構進行甲狀腺激素、胰島素、腎上腺皮質功能激素水平等相關指征的檢測。

  張知新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表示:“長期的單純性肥胖容易導致胰島素抵抗、脂肪肝、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等。控制肥胖應該從小開始,如果到已經形成易胖生活模式的成人期再控制體重,很容易反彈,整體的成本也會變高。”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城市,現在農村的“胖小孩”也在變多。張知新解釋說,因為經濟發展成果已經從城市惠及農村,而健康的養育理念卻沒有同步傳遞。

  據了解,兒童生長發育障礙專病醫聯體成立后,將對加入其中的基層醫生進行業務培訓。作為居民健康的守門人,基層醫生業務水平的提高,一定會對當地百姓健康素養改善提供強有力的支持。

曾道人玉像